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回复: 0

永远的砾子河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0

好友

1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2 20:08:26 |显示全部楼层

永远的砾子河
  
白颠疯会自己好吗
  永远的砾子河

  ——梦里楼兰

  

  

  今天晨起,落雨了,又是一个可以放飞记忆的日子。思绪把我带回那遥远的砾子河,承载了我太多太多美好回忆的砾子河。

    哦,美丽的砾子河,从你走进我记忆的那一刻起,你无时无刻不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今天,我能和你对话么,你能让我再一次走进你么?你的胸怀能否再一次温暖我?

    砾子河是一个大平原上普普通通的小河,流过无数的田地和村庄,初识乐子河,还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一  初来乍到 

    十九岁那年,我师范毕业,被分配到了离家几十里路的一个小镇上。眼看着同学们攀高枝的攀高枝,有关系的找关系,要么分到离城近的地方,要么分到离家近的地方,而我,什么都不想去做,我更乐意听天由命,离家越远越好。不想当教师的苦恼,现实与理想的差距,让我心灰意冷。

    报到的日子到了,我硬着头皮来到这个学校。那是什么呀,尽管我听天由命,可我还是吃惊于这里的破破烂烂了。大门是两扇的铁栅栏门,中间的空隙足够小孩子钻来钻去。两边的墙和各挂着一块木牌,分别写着砾子河中学和砾子河教委,牌子做得工整,上面的字迹隽秀挺拔。与两边斑驳的墙形成鲜明的对比。进了大门中间一条三米多宽的砖砌的甬路,两边是两排垂柳,是这个学校唯一的风景。甬路两边各有两排旧砖房,就是那种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砖房,看来这就是教室和办公室了。房子的下半截刷着白粉,上半截的砖已经被碱漫过了,即使不下雨,也是湿的。房子前面都有花池,但是花的影子都没有,花墙砖也有掉落的,就散在附近。可能是调皮的孩子在攀爬时弄下来的。四周的院墙高低不齐,有的地方还是大洞,容得下一个人进出。其实九十年代的农村中学就是这个样子的。因为还没开学,所以学校里很冷清。

    李天海是这个学校的校长,三十来岁的样子,(实际上只有二十八岁),初次见面,我就惊讶于他的海拔和他高高挺着的胸脯。他拿过我的报到证,扫了一眼,说:“你叫秦玲?你把东西放这,明天来吧。”

    我就只有明天来了。

     

    第二天是开学的日子,我八点钟到学校的时候,学生们已经来了许多,正闹哄哄的打扫卫生呢。有几个男教师正蹲地花池上聊天,校长站在他们面前。后来我知道,那是在开会。因为天还太热办公室里又脏,所以这就是他们经常开会的地方。

    我一进大门,就有许多双眼睛看我,先是外面的学生朝我这边张望,然后是老师们。我被看得很不自在。后来我知道这个学校在我之前从来没分来过女教师,只有两个民办的女教师。

北京看白癜风最专业医院    见我过来,校长一招手,老师们都站了起来,我数了一下,一共有十一个人。

    “这是秦玲,刚分到咱们这的老师。今年局里照顾咱,给咱们分了三个老师,大家以后多照顾点。”于是就有两个男老师过来帮我 拿东西,搬到紧靠办公室的一间屋子里,屋子显然已被打扫过了。里面放了两张单人床。看来还会有人来,校长不是说有三个人吗?

     

    接下来的日子很无聊,因为还没给我安排课,我就坐在办公室里看别的老师说话,上课。那个床始终空着,不曾来人,校长也没做解释。后来我听说,人家死活不到这里来,已经调走了。还有一个他们本乡的男的,因为他是男的,所以就把他补充到下边学区了,因为那里没住的地方,而我,一个小姑娘,怕在村子里不方便。虽然这里不怎么好,但已是这个乡条件最好的地方了,十几天后,当我从别的老师嘴里听到这些的时候,我是很被感动了的。

    后来发生了一件让我哭笑不得的事情。

    大概是我刚来的第三天吧,天晚了,我躺在床上,我在细细打量我的窝居,没吊顶的房顶,尖尖的,中间一根檀条是木头的,两边是洋灰的。没事的时候我经常数数有几根檀条,从南边数到中间是七根,从北边数到中间也是七根,真有意思,这老让我想那个名著中的一句话:从窗子到门是七步,从门到窗子也是七步。虽然是风马牛不相干的两件事,而我就老有这种滑稽的想法。靠我睡觉的墙上,不知是谁写了一首打油诗,那首诗曾经很是流行的: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后来我知道了这首诗的作者,他当时正和一个乡里的人同追一个医院的护士,结果他没成功,在这发感慨呢。正在我盯着我北京有哪些医院治疗白癜风的这间小屋子想入非非的时候,忽然我听到,北面的窗子那里有声音,虽然很小,但是我听得出来,那是几个人在小声说话。当时已是十点多钟了,我很害怕,我屋里的灯还亮着,我更不敢去扯灭,我想到了那些低矮的院墙,那可以钻进人来的大门,还有就是我在这里谁都不认识,我紧张急了。怎么办?

    我豁出去了,我悄悄的爬起来,轻轻的开门,然后我就跑到了校长住的地方,学校里只有他们一家在这里住,我想我一定很狼狈,他们还没睡,正在看电视,见我这样子,校长吓了一跳。

    “有人在我后窗那里,不知道要干什么?”我不知道当时我是什么样子,但你们可以想象。

    校长大概没有想到有这样的事,他一听就急了,抓起一根木棍就走了,佳琳姐(他是校长的妻子)让我坐下来,连说没事的没事的,可我心有余悸,大约过了半小时,校长回来了,他一进门就大笑起来,我莫名其妙,刘姐问他怎么回事。

    “你说这帮小嘎子!他们是想从窗户里偷看新来的老师是什么样子的。”

    原来,这是几个放假以后辍学的初二的学生,听他们同学说来了个女老师,就想来看看是什么样子的,可又不敢白天来看,于是就想趁着夜晚从后窗偷偷的看,我听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正商量怎么上去呢?

    “我过去的时候,他们中两个蹲在地上,一个正踩他们肩膀上往里扒头呢,你看,他们让我带来了。”

    原来是这样,我哭笑不得,这叫什么事啊。看着那几个半大小子,搭拉着脑袋,我不由得心软了。

    “想回学校了不是?回家收拾收拾,明天来上学!看你们这点出息!回来了,就让新老师教你们班。”校长说。

    第二天,这几个孩子都搬着桌子凳子回到了学校。

     

    我被安排上初二的数学,一个班,很轻松。

     日子开始过得有张有弛,白天学校里有人,我觉得过得很快,可是一放学,别人都走了,而我离家有几十里路,就只能自己在学校里,这时我会搬一把椅子,看着西边的太阳一点点的落下去,看着满天的云渐渐的聚拢来,看着天边的一只孤零零的鸟儿急着回家去,我的心会莫名其妙的悲凉起来。这种感觉直到现在还深深的印在我心里,你们可以想见我当时是多么的孤独。于是我就想出去走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坐以贷币 ( 浙ICP备18021252号 )

GMT+8, 2019-4-20 22:42 , Processed in 0.18052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