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回复: 0

受伤_0

[复制链接]

7万

主题

0

好友

2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2 20:36:30 |显示全部楼层

受伤
  

  受伤

  ——飒

  

  

  我走出家门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多,北方冬季晚上的八点早已像入夜之后,死一般的寂静.我以为光会出来送我,可是他没有.所以我并没有打开楼梯上的灯,因为我不能走到一楼之后再回来把灯关掉,虽然我就住在二楼.

  我向来是个害怕寂静和黑暗交织的人,因为我身体不好.人说身体不好的人阴气重,尤其是我这般柔弱的女子,灵能力很强.

  在我把门关上的瞬间,黑暗,无穷无尽的黑暗将我无声的淹没.我不敢迈开脚步,更不敢转身开门去面对那张让我窒息的脸,冰一般的寒冷.

  我想我确实是一个柔弱的女子,面对黑暗和恐惧,我竟如此无能为力,站在原地不停地掉眼泪.我用白颠疯会自己好吗双手抱紧自己,可依然觉得冷,然后忘记了眼泪的温度.我听到有人上楼的脚步和谈话声,我奋力冲到楼下,与他们擦身而过.我想看清楚他们的模样,因为他们的声音支持我迈开脚步,那一刻觉得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在路上不停的徘徊,带着一颗支离破碎的心,左脸上还有光的手掌在上面留下的疼痛.我匆匆拦下了TAXI,司机问我去哪里,我说随便.瞬间,我明白,原来我无处可去.

  跟着这个男人一年,我从18岁成长到19岁,我喜欢他的眼睛,那种有着阳光味道的甜.我贪恋着,痴迷着.

  大约凌晨4:00的时候我站在雪的家门口按响了门铃,她是我在网上认识的朋友.她的长相,性格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柔软而寒冷.几分钟后,她看到了这个头发凌乱,衣衫褴褛的女子,眼中全是绝望,身上散发着危险和悲凉的气息.

  她把我让进了房间,什么也没问,给了我一套换洗的衣服和一间狭小的浴室.我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身上一块块被嘴唇吮吸出的淤青,大腿两侧已干的血渍.我冷冷的盯着那个镜子中的女子,然后回想在刚才几个小时内发生的事.狭小的屋子和陌生的男人还有我痛苦的求救.她的眼神充满绝望和憎恨,没有眼泪.一个19岁残缺的灵魂.

  我挑了一个光不可能在家的时间回去收拾我所有的东西.我烧光了我的北京中科白颠疯衣服,我的书和一切我留在这个房间里的东西.然后我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想很多很多事情.想这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对于过去的回忆让我忘记了时间,直到光出现在我的面前.他把我紧紧拥入怀中:″不要再在我面前消失,我无力承担你的不告而别,我是爱你的,对不起,对不起!″然后我感觉到光温暖的眼泪.我闭上双眼,看到的是昨夜那两个陌生的男人.我把光推离我的身体:″我已不再是你一个人的女人,就在昨夜,在你把我一个人扔在黑暗中的时候,在我被两个陌生男人凌辱的时候,我哭喊着叫你的名字,我以为你会来救我,可是你没有.这样,你还要我吗?要一个残缺的我?一只被咬过一口的苹果?″我绝望的看着光,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我,飞奔出家门,终于泪流满面.连同身上的,心上的疼痛一起融在喧嚣的人群中.

  当我站在一座还在建造的高楼顶层俯瞰这个光怪陆离的城市时,我早已伤痕累累,我看着下面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群.我选择以最飘渺的方有什么方法治白癜风式离开.我想我的离开并不会改变什么,因为天还是蓝的,云还是白的.此刻,我想念我的父亲,我的母亲和我家乡的朋友们.最想念的还是光,我想念他的笑,他身上的味道,和他眼中阳光般的甜.我感谢光的爱,它证明了我曾经的存在.我想也许雪是对的,我的存在就像我的出生一样本身就是一个悲剧.在我预感快接触地面的时候,我闭上了眼睛.

  我似乎看到了光,听到他不停地喊着我的名字,撕心裂肺.他的眼睛没有温度地盯着一颗支离破碎的心,和一个支离破碎的我.

  

  联系方式:(OICQ)1997170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坐以贷币 ( 浙ICP备18021252号 )

GMT+8, 2019-2-22 07:35 , Processed in 0.15356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